新闻中心

春禾校园讲堂 | 春禾启梦人孟凡人分享他的“不凡”人生

2个月前 热度:52 ℃


2020年5月25日下午,春禾启梦人孟凡人先生走进贵阳市第六中学,在“春禾校园讲堂”上分享了自己求学和创业的经历,讲述了“爱”与“责任”的动人故事。

01
 创业前,我的父亲母亲 

我来自贵州贞丰县象鼻岭村的一个农民家庭,通过读书我考上了兴义师专,又通过成人高考进入了贵州师范大学,我是家乡第一位考上大学的孩子。
进入社会后的打工经历让我明白,一个人在社会上,不是你有学历你就“值钱”,社会要靠真本事。从2005年开始,我就萌生了创业的想法,而在那一年我的家庭也发生了重大变故。
2005年1月1日早上,当大家正在欢度元旦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 “爸爸出事了”!
当我赶到兴义的时候,就傻眼了,爸爸的头被一个货车的车门撞得颅内出血,做了开颅手术,不省人事。第十天的时候,我的侄子在病床边喊了几声爷爷,我父亲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这让我们全家人看到了希望,觉得父亲可能有机会活过来。我们用尽家里所能给他治疗,父亲像个植物人一样毫无知觉地在医院躺了11个月。
2005年12月1号,父亲还是走了。这11个月里,为了医治父亲,我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都卖了,一分钱不剩,还是用女朋友给的八千块钱,料理了父亲的后事。
为了不让母亲一天到晚待在农村那个家里、少一点不开心,我把她接到了贵阳跟我一起租房住。
人啊,祸不单行,母亲跟我住了还不到三个月。2006年4月16日那天,我陪着母亲在河滨公园里坐时空穿梭机,因为时空机突然启动,我和母亲还没来得及系安全带,我跟她一起掉了下来。
妈妈当场就走了,我在医院里躺了3个多月。
父母亲的相继离开,让我生无所恋,感觉人生走到了尽头,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父母亲还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就走了。
痛定思痛,如果家里有钱,父亲就会得到更好的治疗,可能就不会那么早离开;如果父亲不是那么早走,母亲也可能不会出事。
贫穷是一切的根源,这让我更加坚定了要创业的决心。我要开始做生意、我要挣钱,我要让离开的父母觉得因为有我这样的儿子而骄傲。
 

02
 创业后,我的重启人生 

2006年11月,我创立了第一家公司,在创业的过程中,我没有用到任何大学里学的数学专业知识,用到的一个是老师们曾教会我的独立思考的思维能力,另一个是如何跟周围人打交道的方法和能力。
西江苗界,是我从其他行业转行做的一个文化旅游项目,从拿土地到项目成型,也经历了很多磨难,曾经连20万的工资都发不起。
我曾经一个人连续两天到雷公山的山顶上过了两个通宵,当时我反反复复在想的是:如果放弃这个项目,会怎么样?只要从雷公山山顶跳下去,一切就结束,所有的一切都跟我没关系了。
可是,我的妻子儿子怎么办?跟着我创业的股东和员工们怎么办?在黔东南一直关心我给我支持的领导和朋友们怎么办?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只要我不死,项目必须要成功。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我坚持下来?
第一个是“爱”,对家人、对员工、对股东,还有对关心我的朋友们,我不能放弃这份爱。
第二个是“利他”,如果不把这个项目做好,对不起一直支持我的朋友和员工们,也对不起给我信任和支持的各界领导,所以,我一定要带着他们一起把这个项目做好。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凡人”,从大学毕业到今天,也有了一片小小的天地。在创业的过程中,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学习。
通过今天的分享,我想要跟在座的各位同学一起再思考:学习到底为了什么?未来的我在哪里?
今天我们都在贵阳六中这样同一个起跑线上,10年后,每个人的答案各不相同。
 

 编者后记 
孟凡人先生是第一位走入春禾校园讲堂的启梦人,在他的故事中有自强不息、有坚持不放弃、有不甘“凡人”。
他从爱父母爱家人,到爱员工爱朋友,再到现在作为春禾启梦人,把爱播撒至更多的春小禾。
可能,这份爱会让贵阳六中的春小禾们对自己与家人朋友的关系有了新的感悟;
或许,那份责任和担当让孩子们对未来的求学和职业生活有了启发和思考。
点滴入心间,润物细无声。
谢谢有您,春禾启梦人!


文字:王建霞
排版:刘红玲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