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资培训

首页 > 师资培训 > 教师培训 | 知易行难的培训

教师培训 | 知易行难的培训

2019-05-04 热度:453 ℃


知易行难的培训


作者:春禾理事郑琰


安顺一中

安顺一中是一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校,我们走在校园树荫下,据说以前这里是清朝的考棚,好有历史感。这次是一中美丽的女校长慷慨地资助致力于培养每一个孩子创造性思维的春禾公益,借用一中的宝地举办春禾关于研究性学习(课题研究)的教师培训。我是志愿者,作为第一次参加,作为工作人员。

我分在一班,讲师是春禾公益大掌门陆逊,助教是印江中学黄小燕。一班分到的是一中的音乐教室,比平常的教室大两倍,对于只有20名老师学员来说,很是空旷。四张桌子旁各放了五把椅子,分组教学的讨论架式已经展开。

我是在课后老师助教碰面小会上,后知后觉地知道,这是春禾第一次采用小班教学,旨在让每个学员都充分参与,工作人员的职责之一就是观察每一个学员是否专注,如果投入度不够,和他们谈谈心,聊聊原因。因为每一个学员的热情都代表他所在学校的春禾社团,代表研究性学习的课程的深度和广度,是不可或缺的助燃器。

上午大厅听大培训,贵阳实验三中罗卫东老师的培训幽默风趣,点评各种注意事项,要提醒学生调查的现实感,比如去街头调查同性恋,在贵州这个地方,可能不能保证活着回来。他热情地鼓励大家,参加春禾之后,你们的知识面会比任何时候都强大。的确,在场没有一个人知道嫦娥四号带了什么植物,他洋洋得意,百度呀,都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

下午便是分班教学,一班主题是社会调查类,其他四个班分别是自然科学类、当地资源利用类、研究性阅读类还有手工制作类,大多按老师学员兴趣划分。培训老师有来自上海七宝中学的,也有春禾社团所在学校的资深《研究性学习》课程老师。

陆逊的培训,一如即往的干脆利落,上来便让各组在十分钟内提十个他们感兴趣的问题。来参加培训的老师多比较年轻,充满好奇心和学习能力,满满的热情,比着说话,争着提出自己的观点。当然,也会有个性内向沉稳的老师,虽然不抢着说话,也是该出口就出口。这种充分参与式小组教学还是比较新鲜的,大家一口气提十个问题并不容易,提到六七个都有些卡壳。

每组陈述各自提出的十个问题时,比如黄果树大瀑布景区对当地居民的影响,老师的职业幸福感,陆逊不无遗憾地发现,老师就是老师,直接跳到课题。陆逊说,实际上学生的问题不会是这样,他们会问,老师的工资够不够花,黄果树瀑布为什么人越来越多老堵车,为什么父母开完家长会后总骂我们。这时候,你们老师要把这些问题引导成课题。

各组继续讨论在十个问题中找出三个课题,最后确定一个能在这两天完成的课题,课题的可行性分析就这样嵌入每个学员心中,有限的时间、资源要放在可行有趣的课题上。课题确定,各组就需要各自陈述理由和背景,并接受其他组的提问。各组陈述人不能固定,得轮流。

A1组陈述后,A2组开始提问,学会提问是本期培训的重点,陆逊开始对A2提问,在可接受的压力下,引导他们提出更多的问题。慢慢的,问题被激发出来,越问越多。在这些问题中,研究课题的差异性、必要性观点被自然而然接受,问题越多,对自己帮助越大,这个观点也要树立。不要粗鲁野蛮否定别人的课题,而是通过提问,确保其他组该考虑的点和问题都考虑到了。

“明明不该你们组提问呀。”所谓知易行难,在对别的组提问时,每个人都头脑清醒,迅速找到别组的逻辑漏洞,考虑欠缺。轮到自己组被提问时,才知道自己课题满目苍夷,针针见血,终于忍不住哀嚎起来。指定扎针组也就忍了,因为他们提不出问题,会被陆逊追着提问扎针。其他组再来一飞刀,真是有吐血的心。最后,大家都接受提问是最好的建议,于是满屋飞刀愉快地飞。

下午六点,安顺一中的学生展示了两个课题研究项目,一个是校园暴力,一个是简单的自动浇灌系统。这是贵州安顺,虽然一中威名远扬,但孩子们做课题研究的各种条件远比大城市差很多。这些课题研究到这个程度,非常让人注目。美丽的校长感叹,那个男学生学习一般,但动手能力超强,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仿佛换一个人。她紧着给他说,你多棒呀,既然热爱科学工程,你得努力学,先入那个大学门槛才行,学生终于听进去了。

这就是教育的意义,帮助每个学生找到自己的兴趣和生活。我看到的春禾人都在为此而努力,一年三次大陪训和N多小培训,都是四个半专职春禾人和无数志愿者,比如精力超人的安顺一中梁仁双老师。一一完成,佩服。


郑琰女士与参加培训的老师们


 • end • 

排版:王兴语

审稿:刘红玲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