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志愿者

相信孩子

3年前 热度:982 ℃

编者按:

       ETS大会(探索、思考、分享)是春禾为孩子们搭建的一个具有全国分级体系、并拥有严谨而独特评价模型的课题研究展示分享平台,至今己举办了2016、2017两届。

        同学们在这个平台上分享各自关注的问题、研究的经历、思考的逻辑、以及自我得出的结论,在这个只属于中学生的盛宴中找到成就感、自豪感与认同感。    

       本期分享的是春禾的理事沈丹义老师在2017年ETS全国赛作为评委老师的一些感想。


       周六(8月5日)在高大上的上海科学会堂,我满心欢喜地为春禾公益的ETS(Explore、Think、Share)分享大会作了一天评委。来自贵州、福建、四川、上海50多所学校200多名师生参加了总决赛,其中有六个来自于凯里一中,开幕式上发言的学生代表杨濬溊也是一中的小师妹(凯里一中不愧是我心目最好的中学)。她分享到:漫漫决赛路,她遇到过困难,遇到过打击,但一路走来,也发现了更广阔的自己,她要更努力下去。

       听着这样的分享,我既有后生可畏的感叹,更有梦想成真的喜悦。四年前源于四五个贵州老乡想为家乡做点事情的那个小小梦想,开始变成现实了……最初,我们只是简单地想让家乡的孩子见识大上海的繁华与发达,募集款项,每年暑假委托团省委选20多个孩子送到上海参加夏令营;第二年变成如果要获得这样的资格,需要用演讲证明你的与众不同;到后来我们了解到国家有一门课程叫《研究性学习》课程,但限于应试的重压、并且能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程的老师寥寥无几,因此鲜有学校开设。于是,我们开始对老师进行培训、鼓励老师开课,鼓励老师带着孩子们做研究。开展了独特研究的孩子就有机会到上海向更多人分享他的成果。这其中,我们发现其实老师们即便经过培训,要掌握这门自己也没上过的课的授课技巧其实难上加难。

       既然如此,我们对老师的定位不再是授课者、组织者,而是转变为引导者、启发者、鼓掌者,将课堂还给学生。让孩子们开动脑筋、睁大眼睛、自己去找问题、自己去看、自己去争辩、自己动手,甚至连评价打分的权利都从老师手中交出来,由孩子们自己来评……

       总之,在春禾,我们真正的全然的相信孩子,相信孩子们的潜能是无限的;我们相信孩子相互间的学习比传统的我教你记更有效;我们相信,在互联网时代,孩子们有能力学会一切,只要他们想学。

       果真,孩子们回报给世界的是无限的精彩。在前天上午的半决赛中,四个分会场,20+个课题,课题涵盖了科技,人文,自然,社会,教育,公益等各个门类。评委老师和工作人员都深感遗憾没有分身术,不能去每个会场做欣赏、领略孩子们精彩的内容、机智的答辩。这群来自山区、来自城市民工学校的00后的年轻人,自信大方得体地展示自己的想法和观点,直接扼要的直击对方观点,完全没有传统课堂中的木纳与羞涩……

       孩子们的眼光如此敏锐、眼界如此开阔,不能不让我们佩服:课题既有如何从果蔬中提炼防晒剂,又有上海白领的精神压力与胃部疾病的关系;既有如何保护方言、保护四面花鼓等传统文化的思考;也有探讨网络游戏、压岁钱对青少年的影响等现实问题;看到很多人围着老外照相,引发孩子们思考:在国际交往中,如何保持友善与自尊平衡;在景区地铁上看到乞讨人员,引发同学们研究为什么会有乞讨、该如何面对乞讨者;甚至还有同学研究不同性格色彩的人如何给人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孩子们采用的研究方法,从高大上的化学萃取、文献研究到田园调查、问卷调查,统计回归……应有尽有。不是亲眼所见,不敢相信,多数课题都是传统上被认为是教育资源匮乏的山区学校的孩子做出来的。

       孩子们的研究中,最不缺的是想象力,在如何保护濒临灭绝的物种时,有孩子提到克隆技术;在如何让幼儿园小朋友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同学们建议用动漫、卡通图片;在如何保护方言不遗失的研究中,孩子们建议每周五天的学校生活中,至少有一个下午允许同学们说家乡话……

       好朋友郑琰刚从加拿大回来,也被我硬拉来旁听,最后成功征召加入春禾了。赛场外,是满墙的科学家和院士。我相信,通过坚持推广小组合作式的研究性学习,同学们通过平等合作、自由讨论、在不断争论与妥协中,将越来越理解民主的含义、越来越理解: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真谛;越来越熟悉“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学研究方法。

       长此以往,相信不用多久,新文化运动倡导的赛先生、德先生将会在祖国大地普及得更快,会涌现出更多具有科学与民主精神的年轻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